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研究荟萃 > 正文
投稿

失踪女孩的背后,是中国的"光棍危机"

2019-04-11 10:34 来源:凤凰WEEKLY 作者: 编辑:施梅

    近期,湖南凤凰16岁少女被囚禁地洞性侵24天的新闻,受到了广泛关注。

    这起案件,弥漫着令人胆寒的恶意。

    这是一则早有预谋的犯罪:

    犯罪嫌疑人龙某和2016年初盖好新房之后,在地下开凿了地下室。

    地下室内仅放置一块木板和一个塑料马桶,墙面上镶着铁环,连着扣有五把铁锁的五米长链。

 

失踪女孩的背后,是中国的"光棍危机"

 

    为了作案成功,他还在网上提前购买了电棍等作案工具。

    而单纯、美丽、涉世未深的16岁少女,一念之差,信任了犯罪嫌疑人“搭便车”的言论。

    但她不知道,这一趟车驶向的是如何的深渊。

    龙某将受害者绑到地下室,然后用铁链子缠住她的脖子,并用五把铁锁牢牢锁住,囚禁了她24天,直至被警方发现。在这期间,龙某和多次对其进行了性侵。

失踪女孩的背后,是中国的"光棍危机"

 

     不足1.8高的地下室,仅4平方米不到,暗无天日,阴暗潮湿。

    16岁,在对这个世界怀有纯粹的信任和热爱的年纪里,却在罪犯的恶意下,经历了这个世界的最阴暗面。

    令人痛心!更令人愤怒!

    据了解,犯罪嫌疑人龙某今年55岁,单身,平时靠跑面的车拉客维持简单生计。

    因长期单身形成观看不良碟片的嗜好,心理逐渐扭曲、变态,遂产生囚禁强奸他人的犯罪动机。

    记者走访时发现,龙某所在的村里有1700多人,全村有100多个光棍,仅龙某所在的高农寨就有40多个大龄光棍。

    而心理学研究表明,最能影响一个成年人心理状态的,莫过于他所处的社会环境。

    有研究发现,光棍多的地区,不少人选择铤而走险,以获得更多的经济和女性资源。

也有人不惜铤而走险,去抢劫,因为这样来钱更快,还可以混迹在女性资源丰富的地方: 鄂西 G 村一个200 人左右的自然村就有6个30 -40 岁 左右的年轻男性因抢劫坐牢,村民说 “这只是被抓到了的,还有没抓到的呢?”

    虽然犯罪是个人行为,龙某和的丧尽天良的行径不值得任何开脱。但是,未婚、多年单身、观看淫秽碟片导致心理扭曲和犯罪之间的关联,不容忽视。

龙某和背后的“光棍村”现象,“光棍”现象可能带来的不稳定因素,值得引起社会的重视。
    中国光棍村地图

    与龙某和所处村落相似的“光棍村”,在全中国有很多。

    安徽老鸭村,这座被BBC报道过的”光棍村”共有1600多人,2014年统计时,30岁到55岁的未婚男性达到了112人,甚至达到了总人口数的7%。

    接受采访时,43岁的熊吉根无奈表示,村里的女人都外出打工了,留下来的大多是男人,为了照顾老人照顾家里又没法出村。

    好不容易来个女人,看到村里这么穷,也留不下来。

    视频的背景里,熊吉根家里的墙上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菩萨保佑,让我早日娶妻生子。

 

失踪女孩的背后,是中国的"光棍危机"

 

    贵州省贵阳市牌坊村,村里2249人,其中光棍就有282条,约占男性总数的1 / 5。

    曾有工厂进牌坊村招工,宣传策略简单直接,十分诱人:给介绍对象。

    事情一经传开就变成了:外地人带女人来了!全村光棍们都兴奋不已。

失踪女孩的背后,是中国的"光棍危机"

图片来源:南方周末

    甘肃省庆阳市焦村镇,婚姻市场上男多女少,比例失衡。

    畸形的男女比例导致了畸形的婚姻状态。

    在这个经济并不富裕的村子里,当地的彩礼价格高达二十万。

    42岁的杨睿卿,从19年前开始相亲,由于凑不齐彩礼钱,至今依旧单身。

失踪女孩的背后,是中国的"光棍危机"

杨睿卿在自家的老窑洞前

    有媒体形容,在这里,女方就像“皇后”一样,一天看30个小伙。有的远远看一眼,觉得家里条件不好,或者看不上人,连面都不见。

    海南省贡举村几乎所有适婚男子都是单身,请注意,是几乎所有——在这个5000人口的村子里,单身汉大约有200人。

    作为贡举村中最大自然村村长的曾繁畅,也直到39岁才娶上老婆。

    贡举村村口的墙面上写着大大的“男孩女孩一样好,人口素质最重要”。

但当地村民依旧觉得养女孩“就如同给别人家种田”,将来自己的姓氏无人继承,婆家却“坐享其成”。

......

我们统计了近年来被报道过的光棍村,制作了一幅中国光棍村分布地图。

失踪女孩的背后,是中国的"光棍危机"

 

    没被报道出来的,还有更多。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8年末各年龄段男女性别比数据显示,在1994年以后出生的人群中,我国男女性别比已经突破110。

    其中,20-24岁性别比为110.98;15-19岁性别比为117.7;10-14岁性别比为118.46;5-9岁的性别比为118.55;0-4岁的性别比为114.52。

    也就是说,中国的年龄失衡主要集中于正在进入婚姻的年轻人群中,每100个适婚男子中就有10个无法匹配到同年龄段的适婚女子。而从未来的性别结构看,这一形势还将更严峻。

    这类的性别失调,在地域上更为明显。仅只看媒体报道过的光棍村,都大多集中在中西部较为落后的地区

    学者刀剑在18年发表的一篇论文更是点明了我国光棍问题的特点——在不发达地区最为严重。

    而这一个问题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城市里高知识、高收入的大龄女青年的婚姻问题一直广受热议,而那些远离话题中心的农村光棍,则隐匿在了人们视野不及的范围。

    但男性到了结婚年龄,性生理需求没法解决,可能促成性交易行业潜滋暗长。未婚男青年对女性的需求未被满足的程度过高,还会导致贩卖妇女、甚至跨国贩卖妇女产业的发展,犯罪率增多。

失踪女孩的背后,是中国的"光棍危机"

 

 

失踪女孩的背后,是中国的"光棍危机"

    对于城市大龄剩女而言,不选择婚姻多数属于个人选择。但对农村男青年而言,因娶不到老婆,发现处于社会底层的自己在婚姻上没有竞争力,很可能心生不满,从而走上破坏社会的犯罪道路。

    从这个角度,剩男是一个阶层问题,应当引起社会的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2010年全国普查的长表数据,媒体报道中光棍村集中的这些省份,农村地区的出生性别比都高于110。

    安徽省的农村地区出生性别比甚至高达134。

失踪女孩的背后,是中国的"光棍危机"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2010年全国普查长表数据

 

    这也就意味着,光棍村的情况,还会愈演愈烈。

    光棍村背后的逻辑

    光棍村到底是如何形成的?

    首先要提到的是性别失衡问题。

    人口学中有一个概念,叫做婚姻挤压。

    是指由于婚姻市场可供选择的男性和女性比例失调,进而导致部分男性或女性不能按传统模式择偶的现象。

    在中国男性比例高于女性的情况下,这种“不按传统模式”,包括男性初婚年龄推迟、女性初婚年龄提前、夫妻年龄差异扩大,乃至男性终身不婚。

    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05年到2015年,中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从119.59下降到113.51。

    但实际上,联合国认定的正常出生人口性别比区间是103-107,从已有数据来看,我国的出生人口性别比仍远高于正常值。

失踪女孩的背后,是中国的"光棍危机"

中国近年出生人口性别比,虽然性别比逐渐降低,却依旧高于联合国认定的上限(102-107)。

    2018年末,全国的总性别比为104.5。男性比女性多出3164万人。

    这意味着,每24个男性中,就有起码1人娶不上老婆。

失踪女孩的背后,是中国的"光棍危机"

来源:国家统计局《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可以确定的是,在农村地区,这个比例只会更高。

    2010年,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城市地区的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8.33,这已经超出了国际标准的102-107的范畴。

失踪女孩的背后,是中国的"光棍危机"

 

 

    但这一数据在农村地区更为夸张,高达122.09。

失踪女孩的背后,是中国的"光棍危机"

 

    随着孩次的增加,性别比还不断上升,到三孩时性别比甚至畸高达到157.34。

 

失踪女孩的背后,是中国的"光棍危机"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中国2010年人口普查资料》

    受到传统观念的影响,农村地区大多觉得,生男孩才能“传宗接代”。

    即使不对胎儿进行性别筛选,也会接连生育,直到生出男孩为止。

    但畸高的性别比例下,这批孩子长大之后,在当地婚嫁市场上,男性将会面临极大的挑战。

    有报告称,居住在云南省与缅甸接壤地区的佤族村落,男女性别比曾经达到154, 造成了很多佤族男性无缘婚姻。

    但同样是农村地区,不同经济背景,情况也不同。

    经济状况较好(农业剩余较多)的村子,年轻人的经济负担相对较轻,可以集中精力解决老婆问题;

    而经济状况较差的村落里,年轻人往往是家里的重要劳动力,即使外出打工也多找工资高但女性较少的重体力活。

    而形成悖论的是,越是贫困的地区,愿意留下的女性越少,女方要的彩礼钱就越高。

    例如澎湃走访的这个光棍村,当地娶老婆仅聘礼钱就高达16万。

 

失踪女孩的背后,是中国的"光棍危机"

 

    贫困村落的男人好不容易攒足了老婆本,往往都年过30。这还只是刚刚够到娶老婆的门槛。

    再加上中国传统的“高嫁低娶”观念,女性倾向于选择比自己年龄大、学历高、收入高的男性,而男性倾向于选择比自己年龄小、学历低、收入低的女性。

    农村地区的女性往往嫁往县里,但男性只能娶更穷的农村地区女性,选择面就更小了一些。

    不少极端贫困地区的男性,只要能娶上老婆,近亲、残疾都可以。

    2013年,新华社派出9组记者,走访了“中国最贫困的角落”,在安徽一贫困村组发现,在山上居住的13户中,除5户单身汉外,3户的妻子为聋哑痴呆人,一户的妻子有精神病史。

    在贫穷和男女比例失衡的夹击下,光棍村往往集中在及其贫困而闭塞的农村地区。

    有专家预测,在婚姻挤压下,中国可能会出现一个由处在社会经济最底层男性组成的“光棍阶层”。这个阶层将成为社会的极大不安定来源。

    贫穷和严重的性别失衡所形成的恶性怪圈,看似只存在于少数地区,但过高的性别比已经成为普遍性的问题。

    2007年,《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报告》发布,报告中指出出生性别比连年攀升,到2005年出生比高达118.58。

    有媒体推测,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到2020年,将有3000万光棍在街上游荡。

    话题一度引发讨论。人们都意识到,这将成为严重社会问题。

    但一方面是性别比问题依旧严重,一方面是大量孕妇将血液偷送出国,进行性别检测。

失踪女孩的背后,是中国的"光棍危机"

    中国要实现出生性别比正常,道阻且长。而这些在性别筛选下长大的孩子也许会面临更大的压力。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将“性”放在了需求金字塔的底端,作为人类最基础的需求。

 

失踪女孩的背后,是中国的"光棍危机"

    在最基础需求没满足的情况下,要求对方有坚挺的道德观念,是无稽之谈。

    以福利制度闻名的瑞典,国民单身比例高达51%。这个被誉为“人间天堂”的国家,强奸率却连续6年欧洲第一。

    再看国内,建国以来,国内经历过3次单身潮,每一次都伴随着巨大的思想和婚姻制度的变革。

    可以想象,如果性别比失衡继续加剧,在婚姻挤压下,要么传统婚姻模式受到冲击,要么更多男性被迫孤独终老;

    而源源不断被动增加的“光棍阶层”人群,在陷入贫困和无伴侣的绝境下,也许会成为一颗颗定时炸弹,潜藏在每个人的身边。

    参考文献:

    [1] 陈文琼,刘建平. 婚姻市场、农村剩余与光棍分布--一个理解农村光棍问题的中观机制[J]. 人口与经济,2016,6:P18-19

    [2]刀剑. 我国的农村光棍问题及其治理[J]. 云南学院学报,2018,1:P33

    [3]财经网. 新华社走访最贫穷角落:这个时代为什么还有这样的穷人

    http://money.163.com/15/0625/12/ASV2ELBD00253B0H.html

文章来源:凤凰WEEKLY 责任编辑: 编辑:施梅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甘肃民营经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甘肃民营经济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文化艺术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服务热线:13919174878 技术服务:0931-8472555 网上投稿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甘肃民营经济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