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文艺 > 正文
投稿

甘父藉属推考

2019-09-05 12:53 来源:甘肃民营经济网 作者:张晋荣 编辑:施梅
    摘要:甘父(又称甘夫)通晓匈奴语,英武善射,于汉武帝建元三年(前138年)做为张骞通使西域的翻译,是随行张骞百余人中历经13年艰辛,唯一幸存者,没有甘父的一把弓箭就没有张骞“首通西域之功”。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甘父是那里人?逐渐引起学术界的关注。
    但史藉记载中只有:“堂邑氏故胡奴甘父”、“骞与胡妻及堂邑父俱亡归汉”、“堂邑父故胡人,善射,穷急射禽兽给食”。几句极为有限的信息。在钱伯泉先生《“堂邑父胡奴甘父”考辨》的基础上,本文结合汉匈边郡少数民族分布等最新资料对甘父藉属做进一步推演、分析。
    关键词:甘父、藉属、馆陶公主、边郡、将军、甘延寿

    一、甘父生平史藉记载情况
    关于甘父的最早记载见于《史记》卷123《大宛传》:
    “是时天子问匈奴降者,皆言匈奴破月氏王,以其头为饮器,月氏遁逃而常怨匈奴,无与共击之。汉方欲事灭胡,闻此言,因欲通使,道必更匈奴中,乃募能使者。骞以郎应募,使月氏,与堂邑氏故胡奴甘父俱出陇西。经匈奴,匈奴得之,传诣单于。单于留之,曰:“月氏在吾北,汉何以得往使?时欲使越,汉肯听我乎?”留骞十余岁,与妻,有子,然骞持汉节不失…留岁余,还,并南山,欲从羌中归,复为匈奴所得。留岁余,单于死,左谷蠡王攻其太子自立,国内乱,骞与胡妻及堂邑父俱亡归汉。汉拜骞为太中大夫,堂邑父为奉使君”。
    “骞为人强力,宽大信人,蛮夷爱之。堂邑父故胡人,善射,穷急射禽兽给食。初,骞行时百余人,去十三岁,唯二人得还”。
    有关甘父的记载只有:“堂邑氏故胡奴甘父”、“骞与胡妻及堂邑父俱亡归汉”、“堂邑父故胡人,善射,穷急射禽兽给食”。之后的《汉书》等文献有关甘父出使西域的事实,与《史记》所记载大致相同。联系陇东学院图书馆与陕西省图书馆在历史古藉电子书库的全搜索结果有没有得到更多的有关甘父生平的文献信息。

    对《史记》、《汉书》等有关甘父仅有的记载语句,学术界对甘父的名字到底是甘父还是堂邑父,一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甘父的生卒、藉贯等重要信息更是无从谈起。
    二、钱伯泉《“堂邑父胡奴甘父”考辨》
    在百度百科中搜索甘父,在人物生平介绍中有“根据史料记载公元前166年(汉文帝十四年)的一场战役中被汉朝军队俘虏,并被作为奴隶赏赐给了汉文帝女婿堂邑侯陈午做家奴。”
    甘父是陈午的家奴,并且是被汉朝军队俘获的战浮,这是引用何处的“史料”有必要一探究竟。
    经过多方查询此句出一篇非常有影响力的专业学术论文《“堂邑父胡奴甘父”考辨》,作者是钱伯泉,196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是著名中国维吾尔历史文化研究专家。
钱伯泉引用《史记》卷123《大宛传》有关甘父的人物解说:《集注》“《汉书音义》曰堂邑氏,姓;胡奴甘父,字”,(《索隐》:“案:谓堂邑县人胡奴名甘父也。下云‘堂邑父’者,盖后史家从省,唯称‘堂邑父’而略‘甘’字。甘,或其姓号。”
    《汉书》卷61《张骞传》所记有关张骞与甘父出使西域的事实与《史记》的记载相同,不过,其注释,则不一样:
    服虔曰:“堂邑,姓也,汉人,其奴名甘父。”师古曰:“堂邑氏之奴,本胡人,名甘父。下云‘堂邑父’者,盖取主之姓以为氏,而单称其名曰父。”
    总结得出甘父的姓名共有以下几种说法:(一)姓堂邑,名胡奴甘父;(二)姓甘名父,是堂邑县某人家的胡奴;(三)名叫甘父,是汉人堂邑氏之奴;(四)名甘父,堂邑氏之奴,他之所以又叫‘堂邑父’,是取其主人之姓为氏,简称其名为父的缘故。
    首先,钱伯泉遍查有关匈奴历史记载,不见有姓堂邑的部落,排除‘堂邑’为匈奴族人姓氏的可能。遍查古代有关姓氏的书籍、文章也没有姓堂邑的人,排除“堂邑,姓也,汉人”的可能。通过查《汉书》卷28《地理志》,西汉时期临淮郡有堂邑县。又查《史记》卷18《高祖候者功臣年表》,西汉初期有一个堂邑候的候国。候国自汉高祖六年始封,至汉武帝元鼎元年撤除。撤除后西汉政府才设立堂邑县,归临淮郡管辖。张骞出使西域发生在公元前116年,所以不可能是县名。因此‘堂邑氏’只剩指代汉武帝时期的堂邑候陈午一种可能。     (详细论证见原论文)
    其次,钱伯泉引用《汉书》卷97上《外戚传》“孝武陈皇后,长公主嫖女也。曾祖陈婴与项羽俱起,后归汉,为堂邑候。传子至孙午,午尚长公主,生女。初,武帝得立为太子,长主有力,取主女为妃。及帝即位,立为皇后,擅庞骄贵,十余年而无子,闻卫子夫得幸,几死者数焉。上愈怒。后又挟妇人媚道,颇觉。元兴五年,上遂穷治之,女子楚服等坐为皇后巫蛊祭祝诅,大逆无道,相连及诛者三百余人。楚服枭首于市。使有司赐皇后策曰“皇后失序,惠于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玺绶,罢退居长门宫。
    明年,堂邑候午薨,主男须嗣候。主寡居,私近董偃。十余年,主薨,须坐淫乱,兄弟争财,当死,自杀国除。后数年,废后乃薨。葬霸陵郎官亭东”。
    长公主即馆陶公主,姓名为刘嫖,她是汉文帝长女,汉景帝之姐,下嫁堂邑候陈午为妻。景帝齐栗姬和王夫人争宠,馆陶公主以长公主的身份赞扬王夫人,熸害齐栗姬,废齐栗姬所生太子,立刘彻为太子。为感谢长公主,汉武帝娶长公主女儿为皇后。因此馆陶公主在汉武帝时倍受尊重,其夫陈午是皇帝岳父,朝野自然不敢称其名,而用封国之号,尊称为‘堂邑氏’,甚至加上尊号,称之为‘堂邑父’。证实甘父的身份为馆陶公主家的家奴。(笔者概括,详见原文)
    钱伯泉在论文中通过逻辑严密的推理、分析,不但终结了学术界有关甘父名字的争议,更重要的是得出了甘父为馆陶公主家奴这一重要结论,引起人们对甘父这位与张骞齐名的开凿通往西域的孔道,打通丝绸之路民族英难的关注。之后,很多学者开始在此基础上探索更多甘父生平事迹的研究工作。
    三、甘父为汉朝边郡人氏
    钱伯泉在其论文的结尾提供了甘父藉属的一种设想:被汉朝军队俘虏的战俘。引用《汉书》卷4《文帝纪》列举了汉文帝时二次汉军对匈奴‘获胜’的战争,为包括馆陶公主在内的贵戚受赐俘虏为奴提供了依据。其中第二次战争,公元前166年(汉文帝十四年)从陇西、北地、上郡三路出击的战役成为目前甘父生世的“定论”。
    不久,就有学者提出异议:如果当时甘父被俘,年龄至少应在20左右,到公元前139年,甘父应为47岁左右,或更大。出使西域13年,甘父应已60多岁,在张骞的130多名随从中,“高龄”的甘父尚能“穷急射禽兽给食”,可能性不大。另有记载,公元前121年,甘父还同窦赏随霍去病出征西域。
    如此分析甘父为汉军在战争中被俘虏的匈奴的可能就可基本排除。
    当时出使大月氏必须经过匈奴人的地盘。事实上,张骞、甘父一行在通过西域与返回途中都被匈奴拦截,被迫生活长达13年之久。如果甘父是被俘虏的匈奴,这13年时间则是他  与故乡亲人团聚之时,怎会冒着巨大的风险死心蹋地的跟张骞返回汉朝?当年,汉文帝登基,派遣使者送公主前往匈奴和亲,就派了一个老家在燕国靠近匈奴的中行说。这位中行说,是名太监,可能对自幼被皇家阉割或其它原因,怀有仇恨,一到匈奴就做了叛徒,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汉奸。有此前车之鉴,甘父若真是被俘获的匈奴人,汉武帝怎会让他做为翻译、向导,参加张骞的西行?
    仅凭史书记载的“堂邑氏胡奴甘父”中有“胡奴”二个字,就认定他是被俘的匈奴战俘,不符合历史逻辑。
    因此,当时汉武帝为出使大月氏寻找会匈奴语的翻译,可能找的就是汉朝边郡的匈奴族人。他们的祖籍在汉朝,亲属也在汉朝,是早已被汉民族“同化”、认同汉文化的汉朝少数民族人。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像中行说一样老家在汉匈边境的汉族人。
    从汉朝边郡到馆陶公主家为奴的甘父,凭一身本领深受重用。经常出入公主府的汉武帝,知道有一位深得公主信任的会匈奴语的家奴,才将其委派为张骞出使西域的翻译,可能性比较大,也附合逻辑。
    此说有一点需要进一步论证:当时汉匈边郡是否有大量匈奴人聚居?
    笔者查阅有关记载中国历史上各朝代少数民族分布、迁徙、兴衰的著作。其中西晋时江统著《徒戎论》,从该文追述来看,地处当时汉朝边境与匈奴接壤的陇西郡、北地郡、上郡三郡有大量包括匈奴在内的少数民族聚居,其中汉末北地郡的居民中一半是羌胡,“与华人杂处”。由此,包括匈奴在内的羌胡与华人杂居环境。汉匈边郡拥有大量精通汉匈语言的人才,在出使西域中做好翻译工作。
    我们继续进行分析:如江统《徒戎论》所记,拥有与匈奴接壤有大量胡人杂处的边郡至少有陇西、北地、上郡三地,他们都有可能是甘父的故乡、藉属。现从武将使用、甘姓名人、姓氏等方面分项继续推论。
    四、汉朝武将云集的地方
    凡事讲求天时、地利,但最关键的因素还是人和。从分析甘父同时代人物关联事迹、藉属入手,反证、对比是探究甘父藉属一个有效办法。好多生卒年、藉属不详的历史人物就 是通过这个方法成功确认其大概生卒及藉属的。
    “善射,穷急射禽兽给食”的甘父是一位身手非同一般的人物,做为堂邑候陈午与馆陶公主的家奴,以武功见长。在论证甘父藉属之前,可以从当时汉王朝选拨武将的角度进行分析,那些地方的人是当时汉王朝廷与包括馆陶公主在内的皇亲贵戚选择以武力见长的将军与护府家丁的首选?
    《史记》刘敬传曰:“秦地被山带河,四塞以为固”。故秦陇多兵家;汉书地理志曰:“秦地五方雜厝,风俗不纯,天水、陇西及安定、北地、上郡、西河,皆迫近戎狄,修习战备,高上气力,以射猎为先……汉兴,六郡良家子选给羽林、期门,以材力为官,名将多出焉。”
    在汉朝多出名将的六郡中,又以那一郡为首呢?
    班固所著《汉书》赵充国、辛庆忌传赞曰:“秦汉以来,山东出相,山西出将。秦将军白起郿人;王翦,频阳人。汉兴,郁郅王围、甘延寿,义渠公孙贺、傅介子,成纪李广、李蔡,杜陵苏建、苏武,上邽上官桀、赵充国,襄武廉褒,狄道辛武贤、庆忌,皆以勇武显闻。”
    班固所总结的兴汉有功之臣,以勇武显闻的将军共13位,来自郁郅(庆城)、义渠(含庆阳)、成纪(秦安)、杜陵(长安县内)、上邽(天水清水)、襄武(陇西县)、狄道(临洮)7地,其中排位第一的郁郅与排位第二的义渠都是汉朝北地郡的县名,来自北地郡的4位将军,占总数13位的比率达30.8%。
    《地理志》云:“北地郡义渠道,秦县也”,括地志云:“宁、原、庆三州,秦北地郡,战国及春秋时为义渠戎国之地,周先公刘、不窋居之,古西戎也。”汉因秦制仍置郡县,郁郅、义渠为汉北地郡下辖县名。
    郁郅,古县名,秦昭襄王三十六年(前271年)灭义渠后所置,属北地郡,故治在今庆城县。北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乐史著《太平寰宇记》关西道九庆州安化县词条:“安化县,本汉郁郅县”。《元和郡县图志》载“顺化县,本汉郁郅县…隋开皇十六年,于今“庆州”城西南一里置合水县,在马领白马二水口,因以为名,属庆州。…元德元年改为顺化县。”不窋城,在县东二里,《周地图志》云:“郁郅县,今名尉李城,在白马、马领两川交汇处。”白马、马领两川即唐马领、白马两水。《读史方舆纪要》载:“郁郅城,在庆阳府城东,当    白马马岭两川交口中,汉置县与此…今府城即唐庆州城也”。《大清一统志》亦载:“郁郅故城今安化县治…隋唐时置庆州于此”。
    事实上汉王朝,尤其是与甘父同时代(景帝、武帝)的北地郡(庆阳)将领可以说达到鼎盛。汉武帝元光6年(前129年),汉军第一次对匈奴大规模出击的4路大军,除卫青、李广外,第一路公孙敖、第二路公孙贺都是北地郡人,第三路李广与公孙贺的祖父公孙昆邪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再加上李息多次出战的情况。如此众多的庆阳人在汉朝集中出将出相,是出于什么情况?在汉朝有一个制度叫郎官制。严耕望的《秦汉郎吏制度考》对郎吏做了最早的系统研究,并指出郎吏是汉代的人才库,对西汉前期人才的选用产生了重大的影响。秦汉郎官属郎中令,员额不定,最多达五千人,有议郎、中郎、待郎、郎中四等,以守卫门户,出充车骑为主要职责,亦随时备帝王顾问差遣。如李息,“郁郅人,事景帝”;公孙敖,“初以骑郎身份待奉汉武帝”;公孙贺,“汉景帝前元七年,胶东王立为太子,选为太子舍人。”都是通过郎官制,在皇帝身边做待奉皇帝的郎官,后来成为领兵将军。
这么多远在汉王朝边郡的北地人是以什么途径进入皇宫?对于官员、人才的选用,夏商周实行世卿世禄制。战国时出现军功爵制度,到了汉代,为了适应国家统治的需要,建立了一整套选拨官吏的制度,名为察举制,是由下而上推荐人才的制度。为皇帝察举骑郎等做为国家将军后备人选的青年才俊。在“迫近戎狄,修习战备,高上气力,以射猎为先”的六郡良家子中选择可说是最佳选择。
    馆陶公主为代表的贵族最有可能通过来自这六郡的朝中重臣推荐将军、武丁。北地郡在汉景帝时就有一位相当于现在外交部长级别的高官公孙昆邪。他是公孙贺的祖父,曾任典属国。典属国官职在汉朝主要负责少数民族事务。汉武帝选派给张骞的匈奴族翻译甘父,是早在景商时就已在馆陶公主府为“奴”。因此,由主管少数民族事务的公孙昆邪将故乡的匈奴族甘父如同其将自已孙子公孙贺及公孙敖察举给皇帝一样推荐给公主的可能性很大。
    五、北地郁郅县甘延寿
    北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乐史著《太平寰宇记》关西道九庆州安化县人物词条:“甘延寿,北地郁郅人”。班固《汉书》赵充国、辛庆忌传赞曰:“汉兴,郁郅王围、甘延寿,义渠公孙贺、傅介子…皆以勇武显闻。”
    甘延寿(?—公元前25年),字君况,《汉书》云:投石拔距绝于等伦,尝超逾羽林亭楼”。公元前52年4月,汉宣帝任冯嫽(冯夫人)为持节正使出使西域乌孙国平乱,甘延寿以副使身份同行,公元前51年平定乌孙国,同冯嫽及解忧公主回国,升至辽东太守。
    汉元帝建昭三年(前36年)被元帝拜为西域都护。在得知副手陈汤矫诏调动军队准备调动西域军队进攻匈奴后,果断共同承担责任,联名奏报的同时,分路进击。擒杀匈奴单于,大获全胜,这是汉朝对匈最后一战,完成了汉武帝当年顷举国之力而未得完成伟业。事后,甘延寿与陈汤联名上书奏章中“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成为大汉民族国威最强音,名炳史册。
    甘延寿卒于公元前25年,出生年月未知,但按他公元前52年以副使身份随冯嫽出使西域乌孙国平乱时年龄按30岁估算,推算甘延寿约出生于公元前82年前后。甘父生、卒年皆未知,但以张骞(前164年——前114年)生卒时间记载参考在张骞去世后甘父仍在世推算甘父卒于公元前114年后。按公元前114年算,比甘延寿大30多岁。
    《汉书·傅常郑甘陈段传》:“甘延寿字君况,北地郁郅人也。少以良家子善骑射为羽林”。《资治通鉴》汉纪二十一:“初,中书令石显尝欲以姊妻甘延寿,延寿不取。”
    甘延寿少年时代就可以“良家子”身份入羽林,连中书令石显都“欲以姊妻”。地位甚至比同属于北地郡的公孙氏、傅氏、窦氏等世家大族还显赫。甘延寿应为何方神圣之后?其地位在朝堂影响定不在公孙贺祖父公孙昆邪之下。仅比甘延寿大30多岁的甘父,为甘延寿祖父或祖父辈亲属的可能性极大。出使西域后被汉武帝封为奉使君,他的后代按汉朝郎官制是可以“少以良家子善骑射为羽林”,出使西域归来的奉使君甘父之后在世袭门阀制盛行的汉朝,“中书令石显尝欲以姊妻甘延寿”是符合情理的。
    从技艺上讲,甘父有“善射,穷急射禽兽给食”的本领。而甘延寿也有“投石拔距绝于等伦,尝超逾羽林亭楼”技能。
    从任职情况来看,甘延寿先后二次出使西域。同时期以武功见长的将军也很多,是什么原因让汉宣帝在任冯嫽(冯夫人)为持节正使出使西域乌孙国平乱的同时可以让甘延寿以副使身份同行?除自身能力外,有没有甘父这位首通西域功臣的家庭熏陶?
    第一次出使大秦的另一位外交家甘英,生卒年不详,于汉和帝永元九年(公元97年)奉西域都护班超之命出使大秦。按其出使西域时年龄为30岁估算,约出生于公元前27年,比甘延寿逝世早2年。综观有汉一朝,最为有影响力的三次外交事件,都各有三位甘姓人物参与其中。且前后年代相继。
    据《汉书》卷十七甘延寿至曾孙世系:甘延寿于竟宁元年封义成候。其子为甘建、孙甘迁相继嗣位。可知,自甘延寿之后,其后代皆以单字为名。甘英也以单字为名。
    有关学者依据地方史料、传说推断甘父为甘延寿祖父或同辈亲属,甘英为甘延寿庶出后代。有其一定“史实”基础。虽不能据此索引勾沉之联系予以确认。但有必要认真分析有关地方史料、传说,详加研究。
    六、汉朝边郡甘姓姓氏分布
    关于甘姓源出,百度网上资料鱼龙混杂,真伪难辨。有河南洛阳、河南原阳、陕西户县几说。笔者在反复研究各相关说法的基本观点基础上,找研究姓氏的线装古藉原典进行一一比对、去伪存真,分析如下:
    据《姓纂》、《姓谱》所载:“甘,武丁臣甘盘之后。”商朝时,高宗武丁曾就学于甘盘,后武丁为商王,遂用甘盘为相。甘盘的后代子孙以祖上的名字为姓,遂成甘姓。这二本研究姓氏的著作没有提到甘姓人主要分布区域。
    明凌迪知著《万姓统谱》:“甘,渤海,宫音,夏时候国,周封王子带于甘,昭公是也,书有甘誓,又望出丹阳。”这本专著指明夏朝的甘国与周朝分封王子带(昭公)的是同一地方,但没有指明具体在那个地方。
    《名贤氏族言行类稿》载:“周武王同姓,于畿内为诸侯,因氏焉,甘伯恒公是也。”这本研究姓氏的专著,也没有具体指明在什么地方,但提供了一个具体的范围,即周王“畿内”。当时所谓的王畿,是指现在以陕西长安为中心的四周之地。根据考证,现在陕西省鄠县的西南,当时就是以甘为名,因此,陕西鄠县(今陕西户县)一带,一向被认为是甘氏的发源地。
    户县位于西安市西南部,南依秦岭,北临渭河,东毗长安县,西以白马河与周至县为界。包括户县在内的陕西西部、西北部是周文化的发祥地,而北地郡(庆阳部分)在清朝康熙八年之前一直属于陕西。(详见《古属陕西的庆阳》)
    北地郡不但属于周文化圈,而且是周文化肇兴的地方。在历史上伴随周人从庆阳一路南迁。很多庆阳文化“元素”也随之迁走。事例很多,如东汉就有历史上著名的“边塞四郡内迁”,北地郡治就从庆阳义渠、马岭辗转迁到今陕西富平。庆阳文化南迁主要有夏末商初、东周列国两个集中时段。之后各个朝代也有比较典型的事例。
    在查索有关户县相关资料中,其中“户县西以白马河与周至县为界”。引起了笔者的关注。全国范围内还有山东胶南、福建福州等多条白马河。但史藉古册中记载最多、记载最早的还是庆阳的白马水(详见前文)。户县与庆阳距离较近,同属陕西周文化圈,庆阳的白马水名称早已不用,户县的白马河是不是也如众多庆阳地方学者所言是众多庆阳地名流迁到下游陕西的又一“证据”?岁月悠悠、历史绵长,庆阳历史悠久,周祖失官奔戎狄之间(庆阳)之时就已远在夏朝,夏朝之前,还有诞生庆阳的岐伯与有可能更早的先民在庆阳这块黄土沉积最厚、中国最大的黄土大原开展文明活动。本就因历史久远,所记寥寥,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把大火,先周历史史藉毁于一旦。先周千年历史浩如烟海,《史纪》等所记仅苍海一栗,许多历史细节,似乎只能停留在地方学者一个个假说、史海钩沉之中。其中就有甘姓源出庆阳的说法,目前在庆阳很少有姓甘的居民,但仍有甘沟甸子、甘沟口、甘沟村等众多带有甘字的地名及传说故事。
    有甘延寿确为庆阳人历史事实。结合其年龄、出身、身手、任职等因素,可能与甘英、甘父存在亲缘关系。通过甘姓姓氏分布研究,在庆阳存在甘姓集中聚居的考证。进一步加大甘父为庆阳人的概率。
    七、汉武帝及馆陶公主与北地郡人关系密切
    在与甘父同时代的汉景帝、汉武帝时期,有很多受到重用的将军为今庆阳人。
    公孙昆邪,一作公孙浑邪,北地郡义渠人,汉景帝时大臣。曾任典属国,从周亚夫助平七国之乱,官至陇西太守。著书十余篇,属阴阳家。《卫将军列候传》载:“其先胡种”。在汉文帝时归汉,有说其为西戎后裔,也有说其为匈奴人。其子公孙贺。
    李息,郁郅人。事景帝。至武帝立八岁,为材官将军,军马邑;后六岁,为将军,出代;后三岁,为将军,从大将军出朔方,其后为大行。建立兰州城,取名金城。
    公孙贺(?——前92年),字子叔,北地郡义渠人,少年从军,有功,为太子舍人,汉武帝时升为太仆,后官至宰相。
    公孙敖(?——前96年),北地郡义渠县人,初以骑郎身份侍奉汉武帝。元兴六年(前129年),与骁骑将军李广各率一万骑兵,出击匈奴,损失七千,本当斩首,废为庶人,元狩二年与霍去病从北地郡出发,迷路。霍去病孤军深入,歼敌三万,后因其妻涉巫盅受牵连,腰斩而死。
    董偃,男,汉武帝时人,馆陶公主晚年的面首。馆陶公主的丈夫堂邑候陈午在世时,十八岁的董偃已经得到公主的幸爱。后得汉武帝宠。三十而终。
    卫青的母亲卫媪是平阳公主的仆人,与不知名卫姓男人育有一男三女,最小的卫青是卫媪与来平阳公主府做事的县吏私生。被送到生父家中遭虐,稍大回到母亲身边做了平阳公主的骑奴。卫青三姐卫子夫入宫怀孕,引起陈皇后嫉妒,其母馆陶公主派人去杀在建章宫当差的卫青。同僚公孙敖(北地人)听到消息后救下了卫青。汉武帝知道后大为愤怒,立刻任命卫青为建章监、侍中。将卫青大姐嫁给了太仆公孙贺(北地人)。公孙敖从此显贵。据说也是北地人的董偃与甘父的主人馆陶公主有如此关系,而且更夸张的得到汉武帝宠幸。可以看出在汉武帝身边聚集了大量的北地郡人,汉武帝在军事方面确实“喜欢”用“庆阳”人。甘父被汉武帝选为张骞出使西域的保镖兼翻译。比选择武将在个人素质与政治可靠性上应更加严格。在个人素质上,汉武帝在武将“首选地”北地郡的可能性最大。在政治可靠性上,长公主馆陶有功于汉武帝登基,她最信任的“胡奴”甘父无疑是最佳人选。
    八、后记
    随着传统文化的复兴、尤其是旅游事业的发展,重要的历史资源包括历史名人等成为提振文化自信、推动经济事业发展的强劲文化引擎。
    包括甘父在内的诸多名人,因史藉正史鲜有记载,经常有地方学者索引勾沉出一些“联系”、甚至是故事。对相关研究工作带来诸多“去伪存真”麻烦。比如《张骞的异邦忠仆—堂邑父》一文,讲到张骞去世后,忠仆向汉武帝表示:“愿将残生伴张公,不在京畿享华荣”,武帝准奏扶柩来到张骞故里。在安葬后的两年后,“人们平整土地时,发现昔日废弃的窖里有一具尸体,他细辨认是堂邑父甘父”。当然其它地方的索引勾沉故事也不少。
    笔者三年前研究庆阳古城西汉、东汉历史查资料时,第一次读到钱伯泉先生《“堂邑氏胡奴甘父”考辨》一文。才知道网上诸多有关甘父藉里、生平故事其实都来源于钱先生在论文中推考的二个结论(甘父是战争中被俘的匈奴人和甘父是堂邑候家奴),是在这二个结论基础上进行的“索引勾沉”。钱伯泉先生毕业北大,是著名的维吾尔历史研究专家,他的这篇推论论文,让笔者认识到推论这种方法是科学呈现历史脉络、取得重要结论的有效方法,于是以甘父为题第一次尝试这种研究方法。限于本人对两汉历史知识掌握有限,推论结果尚不重要,愿抛砖引玉,希望更多学者不吝赐教斧正、继续学习。但笔者在推论过程中所查到“汉兴13将”中我们庆阳义渠、尤其我的家乡庆城(郁郅)排位“第一”等甚是骄傲。感叹庆阳历史研考大有广阔研究空间,值得我们用心为之。当然,我们研究庆阳地方历史从“发现”河南庆阳、《岐伯故里四地考辩》等及这次的《甘父藉里推考》经验来看,更要努力打破自已身处庆阳说庆阳的“井底之蛙”之见,努力让自已能多站在“全局”的“高度”做客观、科学的研究。从实践中一次次感觉要克服这种思维惯性比“戒烟瘾”还难。于是后记以慰自醒,时时提醒努力再努力,好在笔者尚“年轻”,包括这篇《甘父藉里推考》,希望有机会多次修改,因为要修改,就是又会发现新的史实可以补充。那样甘父的藉里、事迹就会不断得到丰富。
    丝绸之路是中国古代联通世界的重要孔道,是中国开放、包容精神象征。在国家新时期提出“一带一路”重要战略的今天,我们有必要深入挖掘丝绸之路历史,深切缅怀甘父、甘延寿、甘英——丝绸之路上的“甘氏三杰”。甘父随张骞参加了开通丝绸之路的“凿空之旅”是丝绸之路最早开路先锋;甘延寿,这位庆阳人与陈汤一起在丝绸之路上发出了“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民族最强音;出使大秦(罗马)的甘英则是中国最早走的最远的使者。他们三位先后相继参加了丝绸之路最具代表的三次历史事件,功绩都彪炳史册,可并称为丝绸之路上的“甘氏三杰”。现在,走向世界的中国人,更需要继承丝路“甘氏三杰”勇于开拓、奋发有为的精神。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张晋荣  系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庆阳文史地理研究组组长、庆城县乡贤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 )
 
    参考资料:
    [1]《史记》  西汉  司马迁
    [2]《“堂邑氏胡奴甘父”考辨》  1996.08.26  钱伯泉 
    [3]《汉书》东汉 班固                                                      
    [4]《太平寰宇记》  北宋  乐史
    [5]《徒戎论》  西晋  江统
    [6]《西北郡县治城考》  孟洋洋  《西夏研究》2016.02
    [7]《秦汉郎吏制度考》  1950.3   严耕望
    [8]《古属陕西的庆阳》  2017.3   张晋荣
    [9]《名贤氏族言行类稿》   宋   章定

文章来源:甘肃民营经济网 责任编辑:张晋荣 编辑:施梅

精彩推荐

甘父藉属推考

摘要: 甘父(又称甘夫)通晓匈奴语,英武善射,于汉武帝建元三年(前138年)做为张骞通使西域的翻译,是随行张骞百余人中历经13年艰辛,唯一幸存者,没有甘父的一把弓箭就没有张骞首通西域之功。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甘父是那里人?逐渐引起学术界的关...详细》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甘肃民营经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甘肃民营经济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文化艺术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服务热线:13919174878 技术服务:0931-8472555 网上投稿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甘肃民营经济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