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女性 > 正文
投稿

在脸上动刀动针 请谨慎

2019-08-27 10:15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 编辑:施梅

  滕利正在设计整形手术方案。

  想要双眼皮,拉一个;想要高鼻梁,垫一垫;想要脸更瘦,打个瘦脸针……如今,许多年轻人为了“追求美丽”,不惜花大价钱整容。但由于缺乏考虑与甄别,他们选择的产品与“套餐”往往隐含着风险。

  记者采访发现,相比医院,市场上一些整形机构的手术暗藏着低价诱惑,有的机构甚至连卫生条件都难以令人放心。暑期是整容整形的小高峰,往脸上动刀动针还请千万谨慎。

  市场

  低价变高价 卫生还挺差

  新割双眼皮已经一个多月,想起整个整形过程,罗倩心里还是觉得不太爽。“有两个点到现在还耿耿于怀,一个是觉得价格高,花了冤枉钱;第二个就是感觉卫生不太达标,心里不踏实,应该去正规医院。”

  趁着暑假来临,正读研一的罗倩走进了某知名连锁美容医院。“我生来就是单眼皮,一直想割成双眼皮。”罗倩说,当时驱使她下决心的,主要是该美容医院打出的暑假优惠价——“2999元全搞定”。然而,当她做好心理准备跨入医院门槛时,才发现2999元是最低价格,“工作人员告诉我2999元是最普通的医生来做。想找好点的医生,价格就会更贵。不同医生技术不同,价格也不同,我想着眼睛是重要部位,贵点就贵点吧,就选了一个13800元的套餐。”

  整个整形手术,前后花了不到两小时。然而,想到当时的状况,罗倩至今还忍不住吐槽。“这家整形医院是市面上很有名的了,但是条件很简陋,进去以后就是一个手术床,没什么大型设备,从地板和墙角看,感觉卫生也不怎么达标。”罗倩说,因为自己之前在三甲医院做过其他小手术,三甲医院的手术室设备齐全,医生很严谨,于是心里有了落差。

  “这家美容医院就是一间间的小房间。当天去整形的人很多,有七八个20多岁的女孩子,看起来30多岁的也有一些。”结账之时,由于心情不太好,她与医院讨价还价好一会儿,最终交了9000元费用。“其实就是很简单的一个手术。我身边也有几个同学和朋友拉过眼皮、隆过鼻,跟他们聊天才发现,根本花不了这么多钱,心里很郁闷。”罗倩说,如今爱美的女生越来越多,大家几乎都是趁着假期才去做整形,身边甚至有朋友为此悄悄贷了款,“感觉整容整形市场确实鱼龙混杂,最好还是去公立大医院吧。朋友圈里那些私人打针动刀的,就更不要轻易相信了。”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从2003年到2016年底,累计有800万人加入到整容大军之中。年龄在30岁以下的约有650万人,占比约80%,其中学生群体约有400万人,占整容大军的主流。而另一方面,相比旺盛的市场需求,整容整形相关执业者的资质也成为一个隐患。中国数据研究中心、中国整形美容协会联合发布的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合规执业者大约17000名,而非法执业者数量超过150000名。

  医院

  相比刚需 “爱美族”更要考虑清楚

  还没到上午九点,中国医科院整形外科医院的门诊楼走廊两侧,已是座无虚席。刚一开诊,知名专家、颅颌面外科主任医师滕利的诊室外便排起了长队。

  从业近30年,滕利擅长针对各种颅面骨先天畸形的颅颌面手术以及创伤修复,技术全面精湛。来找他的患者中,有相当比例是被忧心忡忡的家长带来的孩子们。

  一位小女孩脖子、肩膀长有大片瘢痕,滕利反复向女孩父亲讲解通过皮肤扩张器来修复瘢痕的方案。作为专家,他还会为科里其他医生接诊的疑难杂症提供支援。一位16岁女孩被接诊医生带到滕利面前,因先天畸形,女孩的鼻子未能正常发育,扁扁“趴”在脸上。女孩父亲告诉记者,已经去过很多医院,都无法治疗,抱着一线希望来到这里。“咱们还得会诊,看怎么把手术影响尽量减小。”边细细研究片子,滕利边和接诊医生轻声讨论……

  一上午,滕利挂出的30个号里,除了急需整形手术“雪中送炭”的孩子们,其余则是清一色年轻姑娘。并没有医学指征的她们都是冲着“提升颜值”而来,期待整出一张完美面孔。

  “我觉得自己这两块太突出了”,刚一落座,一位清秀姑娘便点着两侧下颌骨向滕利示意。已经打过瘦脸针的她仍感觉效果不佳,想通过手术“彻底整修”一番。滕利让女孩拿着小镜子,反复为她“比量”着下颌骨的去掉程度,最终确定了手术方案。

  约时间时,得知此类手术最早只能安排在9月份,女孩有些吃惊,“要等一个多月啊!”事实上,早在五六月份,有意变美的“学生族”就瞄准了暑假这一“档期”。一位此前做了去下颌骨、去咬肌、下巴T型截骨的姑娘告诉记者,她今天是来取出下巴里的钉子。“我开学读研一,这是最后一个大暑假,做完正好不耽误上课。”

  在滕利看来,虽然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有些女孩对于整形手术明显欠缺考虑:“有人来了什么想法都没有,还问我该做成什么样。”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滕利都会温和地劝说女孩回去再做些功课,“毕竟手术需要在脸上动刀,不是小事,一定要想清楚了再来。”

  提醒

  美白针溶脂针超声刀线雕 这些项目都违规

  “我们每个月会对门诊量有一个结算,7月份往往都是每年的最高峰。”门诊部主任胡志红介绍,暑期门诊量的提升,很大程度体现在畸形修复方面。“比如外耳整形再造、唇腭裂等医院专长特色中心,会迎来大批放假的孩子。但在治疗尿道下裂方面,我们现在接到的还都是做失败的来修补。如果初诊就来的话,手术治疗效果是非常好的。”

  此外,近年来暑期增长明显的还有急诊外科缝合手术。“夏天孩子穿得少,容易磕碰。如果是头面部受伤,对缝合要求比较高,从其他医院急诊转来的病人会特别多,从北京周边地区赶来的外地病人也很多。”

  胡志红解释,与普通急诊缝合不同,整形外科医院用的是比头发丝还细的美容线,依伤口深度进行3-4层的逐层缝合,将伤口张力降到最低,最大限度防止瘢痕出现。她回忆,几年前,急诊缝合手术每天也就是十几例,今年增长到平均每天40例!尤其夜里10点-12点,医生忙得团团转。

  由于改扩建工程,目前整形外科医院有脂肪移植、微创美容、激光美容等6个科室是在位于中央电视台新址东200米的东院区开诊。由于这些科室主要面对需要“锦上添花”的美容手术患者,东院区副院长胡兰更多观察到的是人们对“美”的追求和向往。

  胡兰表示,每年高考过后,从6月10日起便有大量孩子希望赶在假期“改头换面”。将要毕业、走上工作岗位的大学女生,以及打算参加艺考的高中生也很多。开眼角、割双眼皮都是非常受欢迎的手术,当然若孩子未满18周岁,则需要监护人签字。

  近年来,以各种“打针”为代表的微整形在美容院走俏。胡兰提示“爱美一族”,虽然打针听上去简单,但决不能掉以轻心。“只要是有创的操作,就一定有感染的风险。而且没有资质的机构人员对血管走向不了解,将填充类药物注射到血管里,造成血管栓塞、后期坏死、视力受损甚至失明等等,都是很常见的。”

  胡兰坦言,越是不正规的机构,越喜欢用花哨的广告词来大肆宣传。“比如不开刀祛下眼袋,怎么可能呢?我们经常遇到‘做坏了’的下睑外翻病例。包括美白针、溶脂针,因为具有肝肾毒性早已叫停,很多地方却照打不误。现在‘热门’的超声刀、线雕,其实都没有经过国家批准,在我们医院是没有这些项目的。不明就里的人或许会觉得医院有些‘落伍’。但肯定是要将安全放在第一的。”

  本报记者 李松林 魏婧 文并图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责任编辑: 编辑:施梅

精彩推荐

陇原巧手——贺庆春

位于陕甘宁三省交汇处的陇东庆阳,是周祖农耕文化的发源地。悠久的历史和独特的人文环境赋予了庆阳深厚的文化底蕴,孕育了丰富的民俗文化。庆阳香包绣制就是其中一绝,这些民俗文化产品早已经走出国门,出口到世界各地。 庆城县玄马镇贾桥村就走出了一位陇原...详细》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甘肃民营经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甘肃民营经济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文化艺术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服务热线:13919174878 技术服务:0931-8472555 网上投稿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甘肃民营经济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