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古玩 > 正文
投稿

刘传俊:从古董小商贩到收藏家的逆袭

2016-10-31 09:34 来源: 北京时间 作者: 编辑:杨玉婷

刘传俊(丛林),北京可园主人,酷爱古典家具、古代文房。

“丛林”,是刘传俊在2006年给自己起的网名,现在已经在大陆古董收藏圈声名鹊起。他的收藏经历具有传奇色彩:早年因贫困辍学,成为较早一批“铲地皮”的人;上世纪90年代,曾以240元买进一件家具,最后以创当时同类别成交纪录价格成交,赚到了他的第一桶金……而近几年,他更是花费不少钱买书、做研究,逐渐完成了从古董小商贩到研究者、收藏家的进化。

第一桶金

与北京时间记者的采访,是在刘传俊非常钟爱的“可园”进行的。虽然身处北京三环闹市却有一分幽静。窗外红枫、樱花、玉兰、竹子环绕周围,屋内古典家具、书画、文房用品精心陈列,可以感觉到主人崇尚古人的生活态度。

谈起最初为什么进入这行,刘传俊坦言说,“我家条件一直不是太好。1990年,读高一时,姥姥因为心脏病住院,花费不少钱。当时学校让交学杂费,但家里已经没钱了”,这让他再次体会到生活的困苦。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他毅然辍学,开始去“铲地皮”。(“铲地皮”是古董圈的行话,就是专门到各地搜罗旧货的人。)

当时,天津外贸在当地设置了办事处,专门收取一些古董以赚取外汇。刘传俊就成为了当时众多“铲地皮”者之一。

“我觉得老天还是很眷顾我的。”刚开始一年多时间,他就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那是1992年春天,刘传俊跟几位老前辈去西安收老家具,但前辈因为家里有事提前回去了。随后,他自己辗转来到了陕西渭南富平县。

其实,在此之前,已经有众多同行对这里“扫荡”了好几遍。但刘传俊并没有完全放弃希望,“既然来了就碰碰运气。当时,有几个老头在村头下棋,我就过去问问是否有老家具。这时候,恰巧有一个年轻人过来,说在村子偏僻处有一间小屋子,里边有几件老物件。我就跟着去了,之后他从屋子里拿出一件东西,我那时候就有感觉,应该是古代放秤的戥子架,最后以240块钱成交。”买完之后,他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之情,骑上自行车飞奔往回走。

最终,这件东西创造了黄花梨小件当时的国内外成交记录。“这件东西太好了,都是雕螭虎的,直到现在也没有超过它的。”据了解,这件东西现为香港一位大藏家收藏。

随后几年,刘传俊转战广东中山、上海,“卖新的仿古家具,收旧的古典家具。我觉得自己主要还是做老货的。”精准的眼光和活络的头脑让他的生意蒸蒸日上。

当时,最初跟刘传俊一起收家具的行家有不少,但很多赚了点钱就转行做其他的了,他是为数不多坚持下来的,“这一方面是因为老天的眷恋,另一方面也跟自身努力有关。”

“其实,对于古典家具,我一开始谈不上喜欢,就是为了挣钱、改善生活,后来就慢慢喜欢上了。”

从古董商贩到研究者的蜕变

其实,早期的刘传俊更多时候是一个“古董商贩”。跟很多人一样,“买卖或经手的东西很多,但是并不研究,不做功课,也说不出东西好在哪里,这样导致的后果就是:在买卖的时候别人知道你是谁,但买走之后,你就被遗忘了。”不过,他很早就开始意识到这点,并完成了从“古董商贩”到研究者的蜕变,“现在,很多人只能拿着照片说,这个东西是我卖的,我觉得很可怜。”

转战北京,是刘传俊事业的一个转折点。2006年,因为世博会原因,他上海的店面临拆迁,“我不想再换其他地方”,再加上一些其他原因,最后选择来北京。也就是从这时开始,他开始涉足雅昌论坛,一个云集了当时很多专业玩家的地方。“时间我都记得很清楚,2006年11月11日,我注册了账户,网名丛林。论坛上,很多网友水平很高,帖子写的很好。我当然也想这样,但刚开始,我的帖子有时错别字连篇,观点也有点模糊,就有人拍你,跟你争辩。”刘传俊骨子里是个不服输的人,为了回击,“我就开始找资料、买书,练习打字。”

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刚开始他是有选择性的买,后来只要是好书,他就会请朋友带回来。“到现在为止,我买书花的钱在老家买两套房是够了。其中,三株商会的书一本就要一两万,还有一些民国版、日版、欧版的珍贵书籍。这些书买了后,我大都看过了,没有说堆在哪里。” 有一段,他有点走火入魔,经常整宿不睡觉的看书。

也就是在不断研究的过程中,他逐渐完成了自己的进阶。“之前,很多藏家或客户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拥有话语权。但我现在就是在交易前先做研究,然后把功课呈现给客户,我们和客户是朋友,是平视而不是俯视,这也是我希望的状态。”

他虽然很幸运,但也并一帆风顺。 “这么多年,最让我难受,一度喘不过气的是一次送拍经历。”2010年,他手上有一对乾隆年间香几,从日本回流的恭王府旧藏,“周围朋友想购藏,而且价格比较高。”不过,当年也是中国古典家具井喷时期,一度夺取了书画板块的风头。看到拍卖的火爆行情后,他决定送拍,参加2011年秋拍。谁成想,短短一年时间,古典家具市场迅速降降温,当晚专场的成交率仅有34%。尽管,他的这对香几最终成交,但却让他损失不小。

“当时心里特别难受,都是自己粗心大意造成的,没有对市场有足够的把握,总觉得拍卖会有个好价格,所以没有选择私下成交”,刘传俊后来反省说,这次意外的经历让他对家具市场有了更深的理解,也让他更加坚定做研究的决心。

“我们不仅要眼光好,买东西稳准狠,能挣到钱;还要能沉下心来做研究,不断丰富自己。”这是刘传俊现在对自己的要求。

古典家具是营生 文房是爱好

从事古董生意近三十年,刘传俊也陆续收藏了一些东西。说起他的第一件收藏品,其实要从一笔“失败生意”说起。“早年间,我有一两件笔筒买贵了,有一两年时间都卖不掉。后来慢慢就舍不得了。”每个人的收藏认知都是有一个过程,此后他就开始有意识地留一些好东西,“纯粹是自己的喜爱。”

但他一直没在古典家具领域形成自己的系列收藏。“第一,没有那么大空间来摆放,比如大漆高古家具等,大件家具还是摆放在博物馆更好一些;另外,古典家具太贵重了,收藏不起。”

不过,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他开始发现文房的真正魅力。历经了十多年的收藏积淀之后,刘传俊明白了收藏是要做减法的,“减去贪念,减去赘复,减去一己之心,最终收藏的,除了极致的精品外,更是一颗清明圆通的心灵。”最终,文房清供成为他重要的主题性收藏。

近些年,市场出现了非常多以文房、清玩为主题的拍卖会。甚至在2012年中国嘉德春拍中,王世襄旧藏的一件紫檀笔筒以5520万元天价成交,刷新了文房木器的世界纪录。但刘传俊认为“这仅仅是个案,文房藏品还是一直被低估。这几年,大家对文房藏品的认知度虽有提高,但几个历史断代给吾辈留下的文化创伤还未完全愈合。对待我国古代文房、清玩、清供的研究及著录资料,我们远不及日本、台湾。”

  “古典家具是营生,读书、文房是我的爱好。”刘传俊这么描述自己现在的生活。“相比以前,现在信息交流更方便,货源已经不是我的主要问题。”刘传俊说。采访当天,就有山西朋友来给他送货。“我们现在主要是培养、发展新的客户,让更多爱好传统文化的人加入收藏队伍。”

而对于文房,刘传俊更是近乎痴迷,“说实话,如果我是一个亿万富翁,肯定买一屋子自己喜欢的文房留着。因为我这个喜欢是发自内心的,而且我又懂它们。”

文章来源: 北京时间 责任编辑: 编辑:杨玉婷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甘肃民营经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甘肃民营经济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13919174878 技术服务:0931-8472555 网上投稿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甘肃民营经济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4